English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媒体聚焦 > 人民日报:三年探路,上海金融法院如何擦亮“金色名片”

人民日报:三年探路,上海金融法院如何擦亮“金色名片”

2021-08-24浏览次数:1325

记者 巨云鹏 2021年8月20日,上海金融法院迎来建院3周年。

3年时光,这间法院交出一份厚实的成绩单——截至今年8月18日,共受理各类金融案件 2.17万件,审结超2万件,受理案件总标的额高达5469亿余元。

把指针拨回到2018年3月,回顾中央深改委第一次会议所强调的:设立上海金融法院,目的是完善金融审判体系,营造良好金融法治环境。要围绕金融工作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的任务,发挥人民法院的职能作用,对金融案件实行集中管辖,推进金融审判体制机制改革,提高金融审判专业化水平,建立公正、高效、权威的金融审判体系。

专业化、国际化、智能化,“高大上”的金融审判似乎让公众“敬而远之”。但透视这三年来上海金融法院审理的一个个案子、推出的一项项改革会发现,不断的创新实践背后,人民法院“司法为民”的宗旨从未改变。

智能化手段,破解中小投资者维权痛点、难点、堵点

走进上海金融法院立案大厅,石库门式样的墙面极具海派特色。拉开两扇门,一台复合型的“智慧”机器陈设其中,这是上海金融法院创设的“中小投资者保护智慧舱”。

在这个“保护舱”里,面临证券市场群体性纠纷的中小投资者可以通过人脸识别、人机对话、语义理解等功能,实现立案登记、咨询查询、集体诉讼、申请执行等全流程诉讼程序,享受的是“无纸化、一站式、交互型”诉讼服务。

在金融法律服务市场上,这样的便利,曾经代表着不菲的价格。而在上海金融法院,通过智能化手段,中小投资者维权的痛点、难点、堵点得以破解。保护舱确认投资者属于适格原告后,系统自动生成立案信息,投资者只需在被告列表中点选并输入诉讼请求金额,就可以一键确认,系统自动生成诉状,投资者只需完成电子签名后即完成立案登记。

充分保护中小投资者权益,这是上海金融法院构建的整套司法保护体系的一部分——

在全国首创证券示范判决机制,为稳妥化解证券群体性纠纷提供示范样本,被最高人民法院写入全国“两会”工作报告;

在全国首发证券纠纷代表人诉讼机制规定,审结首例普通代表人诉讼案件,为创建中国特色的集体诉讼模式提供典型样本和实践经验;

打造智能化的便捷平台,让人工智能、区块链、大数据等技术方法,实践到中小投资者的智慧审判当中。

让金融市场上的中小投资者们获得感最强的,莫过于今年5月上海金融法院一审宣判的投资者诉上海飞乐音响股份有限公司虚假陈述案。这起案件在刚刚进入金融法院时,原告只有34人,请求赔偿的投资损失仅629万余元,依据最高法关于诉讼代表人制度的司法解释,上海金融法院发布公告,“邀请”同样因虚假陈述产生损失的投资者们加入原告队伍。

如“滚雪球”般,在开庭审理前,适格投资者申请参加诉讼的数量达到315名,诉讼请求的总金额超过1亿元。一审宣判,飞乐音响被判向315名中小投资者原告支付投资损失赔偿共计1.23亿元。

“以前类似的案件,诉讼方式是每案一诉——每个原告都要完整走一遍诉讼流程”,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为原告代理这起案件,他认为,这样代表人诉讼机制极大降低了诉讼成本,“绝大部分原告只要登记就能参加诉讼,中间不需要出庭,也不用聘请律师。”

法律之剑直指虚假陈述、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等资本市场“毒瘤”,给资本市场各种违法犯罪行为敲响警钟,也为保护中小投资者权益提供了强大支撑。

专业水准,让中国金融司法故事走向世界

建院三周年,上海金融法院发起“我眼中的金融法院”征文活动,媒体人、金融机构从业者、律师……数篇文章,不约而同谈到:“专业,是上海金融法院的名片”。

在金融审判领域,专业,意味着既要懂金融产品,又要懂金融业务规则,还要懂相应法律,并且要能把它们配套结合起来。

谈及金融审判的专业化,上海金融法院研究室负责人沈竹莺有个形象比喻,“最基本的是要成为一个‘T’字型人才。一横,代表的是要对金融业务规则有全面理解;一竖,代表的对金融领域的法律适用要有精准的理解,要有深厚的法律功底。”

3年来审理的2万多个案件中,上海金融法院总结了20个规则引领的精品案件。其中有保险合同纠纷、有上市公司虚假陈述纠纷、有申请认可和执行香港法院的民事判决、有外国人隐名代持上市公司股份的股权转让纠纷……每一起都复杂精深,都极为考验专业水准。

一家企业涉诉,其名下的高速公路收费权被依法冻结。收费权已经做了资产证券化,成了金融产品,冻结后,会不会对购买相关金融产品的投资人权益产生影响?企业以此为由向金融法院提起执行异议。

法官徐玮和同事们通过梳理案情,将案件每个关键点提取解析,并且咨询了相关领域内的专家,最终明确,“收费权冻结,只是收费权不能转让或者抵押,但购买相关证券产品的投资人收益不会受到影响”,企业当即撤回了执行异议申请。

在上海金融法院法官们看来,很多案子审下来,过程都可以写成一篇论文了。

为强化专业能力建设,上海金融法院与上海交大上海高级金融学院联合举办“金融法治菁英班”,与金融监管机构建立人才挂职和交流培养机制,选派5批次6名法官赴境外研修,打造“金融大讲堂”“智荟融法沙龙”平台,组建中外法律案例译研社、《民法典》学研社等。

专业水准让中国金融司法故事走向世界,成为一张“金色名片”——上海金融法院在威科先行等国际知名法律信息平台发布英文版典型案例,上线半年多检索量就达36万余次,被境内外用户下载引用1万余次。

创新突破,服务国家战略

“在‘T’字型人才的基础上,一个更高的标准就是‘十’字型人才”,沈竹莺说,突破出的那一点,代表的就是创新。作为全国首创的金融审判专门法院,面对无数“未知”,创新,是上海金融法院探索路径、打开局面、推动金融审判高质量发展的不二法门。

2019年度人民法院十大执行案件,上海金融法院首例大额股票执行案入选。这起案件中,原告中泰证券(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申请执行被告沈某某持有的某上市公司9000余万股股票。

在以往上市公司股票司法处置中,股票处置方式与房产、汽车等实体资产无异,面向社会公开拍卖,结果是股票处置价格偏低,且成交率不高,还容易引起股票股价的大幅波动。

能不能把股票拍卖给专业投资者,在保证申请执行人胜诉权益的同时,尽量避免对股票市场的影响?上海金融法院出台《关于执行程序中处置上市公司股票的规定(试行)》,通过与上海证券交易所共同打造的大宗股票司法协助执行机制,完成对这9000余万股股票的拍卖,最终成交价与市场价格基本持平。

对这起案件点评时,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肖建国认为,其开创了在证券交易所协助下的大宗股票司法协助执行的先河,实现大宗股票处置价值、效率、便利程度、社会效果及与监管部门信息共享的最大化。

创新,从来不是闭门造车。为高效解决金融纠纷,上海金融法院深化行业合作,成立“诉调对接中心”,与银行、证券、基金期货、保险等各类专业调解组织签订合作协议,创建覆盖金融各行业的诉调对接机制,推行“示范判决+专业调解+司法确认”全链条的纠纷化解模式,迄今调解金额达516.78亿元,为当事人节省上亿元诉讼费。其中处理最快的一批案件,从当事人递交诉状到完成司法确认仅用8天。

立足上海,随着浦东迈开打造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区的步伐,创新发展,为引领区建设提供有力司法保障已是上海金融法院肩上之责。

加强对新类型涉外金融案件的研判,发挥金融裁判的规则指引作用,统筹域内法治和域外法治,平等保护中外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优化涉外金融审判机制,打造公正高效便捷可预期的涉外金融司法体系……

“上海金融法院义不容辞要发扬‘探路者精神’、集聚‘改革者魄力’,加快形成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相匹配、与金融开放和创新发展需求相适应的专业化涉外金融审判机制”,上海金融法院院长赵红说。